当前位置: 修车 >东北风雪糕刺客
时间:2024/1/20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云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dbfzl/140223/4342721.html

这俩词搁一起,跟那个无端欢喜差不多,不咋搭调。可是它火了,不但成了网络流行语,还频频上热搜。

雪糕,一种食品;刺客,某种人类。它们一起为伍,混为一谈,令人不解。想了半天,没整明白,只好去请教百老师。其解释是这样的:那些隐藏在冰柜里,看着其貌不扬的雪糕,当你拿起一支去付钱的时候,它会用价格刺你一下。

了解了原委,觉得这件事有点意思,便决定把这个热词,作为本期的选题。还未落笔,邻国发生了一桩意外事件,这个爆炸性新闻立即震惊世界,让刺客一词的使用频率,跟出了内幕消息的股票似的,瞬间拉至涨停。不过这件事情太大,连朝阳区群众恐怕也说不明白,所以,按下不表。或者叫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先单说刺客,仅仅说刺客,OK。刺客是个古老的词汇,《史记》里就有一篇《刺客列传》,历史上最著名的刺客故事,是荆轲刺秦王。图穷匕见这个成语,也跟该故事有关。刺客也是一种古老的职业,在当代的香港电影里,一般被称为职业杀手。

侯孝贤拍过一部电影,叫《刺客聂隐娘》,获得过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。该片内容艰深晦涩,看后不知所云。这可能也暗合了刺客的特质——隐秘,隐晦,隐藏,隐蔽。刺客属于暗物质,肉眼看不见,因此说,刺客也是一种隐患。

这样一个大词,跟雪糕整在一起,显得违和,要不咋感觉不搭呢。雪糕只在寒冷的条件下才坚硬,也可以说外表坚硬,本质柔软,一旦遇热,软成一摊泥。当然,也有异类,咋热都不软,比如那个叫钟薛高的东西。

刺客,无论外表、内里都坚硬,甚至内里比外表更坚硬。由是,一般人是当不了刺客的,那都是奇人、异人、强人、超人所为。寡人断然当不了刺客,给我多少钱都不干,因为内心比较柔软,比融化的雪糕还软,下不去手。

不过,话似乎说得又有点绝对,如果给的数目足够诱惑,足够庞大,足够惊人呢。呵呵,这涉及到人性的问题,其实,人性往往是经不起检验的。

再单说雪糕。雪糕是一种消夏的小食品,这人人都知道。人们还知道的是,既然是小食品,价格应该是平和的,低廉的,亲民的。当它某一天,忽然装起大尾巴狼来,土鸡冒充金凤凰,柴火妞披件貂皮,就自称格格的时候,周遭的人,一时间会有点懵X。不就是一支雪糕吗,不就是想过过嘴瘾,凉凉快快吗,三块五块的就行了,咋一下子就十几块,几十块,上百块了呢,嘎哈玩意儿,明抢啊,这是?

把雪糕直接称为刺客,有点不公平。真正的刺客,是生产商和经销商。商人逐利,没毛病,可你得适度,还要有说服力。生产商说原料都是高档的,成本高,售价自然高。这消除不了公众的质疑,说出大天来,那不过是一块冰,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分是水,怎么忽悠也不值那个价。

一支雪糕在30度的温度下,一个小时居然不化,用打火机烤,也不化。这事儿不是挺吓人么,人家不过是想吃一根雪糕,你丫非让人家吃卡拉胶。作为一个小地方的人,其实也就是看看热闹,跟着舆论风潮掺乎几句。雪糕刺客只能横行于大城市,到了四五六线城市,断然没有市场。其实你到本市批发雪糕的地方问问,大多是八毛、一块的。

人生庸常,当不了刺客,当一个无聊的看客,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吃不起钟薛高,那就整一根中街大果得了。反正都是齁甜齁甜的冰块,不过是降降温,本质上没多大区别。在大城市,雪糕刺客也是隐藏在便利店里,而不是家门口的小超市里。小超市是为老百姓服务的,针头线脑,油盐酱醋,方便利民。便利店本来就充满了算计,是为有钱人、烧包和冤大头设计的。

还有,商家也是利用顾客的某种心理。试想,炎炎夏日,阳光猛烈,走在街上,满头大汗,暑热难忍,一抬头,看到一家便利店,急匆匆走进去,直奔装冷饮的冰柜,随便拿起一支雪糕(一般不标价,或者价签贴在不显眼的地方),然后去买单,收银员一扫,十几块,二十几块,或者更高。

此时,要吃雪糕的人,心里不免咯噔一下,体温立马更高了,感觉更热了。买还是不买,这是一个问题。出于面子的考虑,出于自尊的考虑,或者出于某种下意识,在那个瞬间,也就从了,虽然心里不爽,也要装作面色平静地刷手机付款。走出便利店,撕开包装,心态复杂地嘬了一口,除了冰牙,感觉这玩意不过如此,也没那么好吃。

大概是物极必反,随着雪糕刺客遭到声讨,一种名为雪莲的雪糕销量暴涨,因为便宜,每袋的价格是五毛钱。这个对比强烈的场景,其实很残酷,简直是一场戏剧,而且是悲喜剧。这说明,无论怎么吹嘘,其实都是浮云,都是臭氧层子,没钱的人,依然是大多数。

随着雪糕刺客一词的流行,又引申出许多其他的刺客。什么机票刺客,海鲜刺客,民宿刺客,等等。照这么玩,可以牵引出无数的刺客。照这么整,大雨也是刺客,洪水也是刺客,庄稼被淹了,汽车冲跑了,房子垮塌了,这比买雪糕的破费大多了,能不扎心么。

就说七月初的那场大雨吧。出去得瑟,把车停在高高的坡路边上。大雨滂沱之际,还在没心没肺地刷手机。心想,反正车停在高处,下多大的雨都无虞,要是这地方也淹了,城市就没了。

待雨小了之后,还打着伞出去看热闹,就见一个低洼的路口,已经一片汪洋,一些来不及躲避的车,被泡在水里,无法动弹。心里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,咱那车算是停对地方了。回家后,锁好车门,偶一回头,发现了异样,近前细看,就见前挡风玻璃被砸了一个小坑,一条短短的裂纹,小蛇一样趴在那里。显然是被房顶冲下的小石头砸的,心里顿时忽悠一下子。

真是点儿背,要是再往上两厘米,石头就会掉落到车顶,那样就应该没什么大碍。那个小坑正处于后视镜和ETC的位置,难怪返回的路上没有发现。面对此情此景,用个小词来说,就是寸劲儿;用两个大词来说,就是祸从天降,无妄之灾。

没办法,直接开到4S店,报了保险。出险的小伙说,哥,你是走保险,还是自己修,走保险的话,明年的优惠就没了。我说,哪个合算。小伙说,差不多,无非是今年花钱,还是明年花钱的问题。

心里略微纠结一下,交了几千块的保险费,就是以防不测的,为了所谓明年的优惠,自己先掏一千多修车,感觉有点怪异,不但程序上有问题,逻辑上也讲不通。最终,还是坚持走了保险。

看来,明年要多花上千块的保费了,心里不免被刺了一下。这是大雨刺客,还是玻璃刺客?他大爷的。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zp/pgzp/7027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